如何把你留下來 浙江縣域醫療人才現狀調查

醫療人才短缺,成為困擾不少山區海島縣基層醫院的難題。

世界浙商網訊2019-10-15 09:07:00來源:浙江日報作者:沈晶晶 陳 寧 雷曉云 縣委報道組 肖 靚 程 航 葉禮標

   

   

  遂昌縣人民醫院的醫生在做手術。

  手中的名單,青田縣第二人民醫院院長程伯溪看一次心痛一次。2015年至今,24名醫務人員陸續調任、離職。目前,全院在編人員132人,降至10年來最低,“內科、婦科、外科本就缺人,再走幾個,剩下的醫生只能連軸轉”。

  青田二院面臨的困境,并非個案。連日來,記者走訪多地發現,隨著醫療改革推進,老百姓看病難、看病貴問題有所緩解,但優質醫療資源整體缺乏和分布不均的狀況還未根本改變,尤其是麗水、衢州、舟山等山區、海島縣(市、區)基層醫院醫務人員難引進、留不住現象依舊存在。

  居高不下的流失率,正在影響我省“雙下沉、兩提升”、醫共體改革效果,制約老百姓就醫體驗改善。根據浙江醫療衛生服務體系規劃,2020年,縣域內就診率達到90%以上。但眼下,對照這一目標,不少鄉鎮、縣級醫院院長直呼“壓力山大”。

  人才引進難度大    

  硬實力好辦,軟實力難辦 

  不久前,縉云舒洪鎮居民何平騎摩托車摔傷,當即趕到鄉鎮衛生院求醫。醫護人員檢查后,卻搖搖頭告訴他,“可能是骨折,這里處理不了”。

  無奈之下,何平只得忍著劇痛,打車趕至10公里開外的縣醫院治療。多年來,由于缺少臨床醫生,胃腸、婦產、骨科等科室相繼“萎縮”,衛生院已再難開展手術了。

  調研中,記者發現醫療人才短缺,已成為困擾不少山區海島縣基層醫院的難題。縉云縣衛健委公開資料顯示,截至2019年6月底,全縣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核定編制518名,但實際只有編內人員411名,空缺率高達20.7%。兒科、影像、檢驗、中醫等醫療人才緊缺。

  與之相對的是,近年來,省、市、縣政府均在縣域就醫環境、醫院設備等方面進行了大量投入,并通過“雙下沉”“省縣醫聯體”“縣域醫共體”等改革舉措,著力扶持基層醫療水平提升。縉云、景寧甚至青田二院等紛紛啟動了新院區建設規劃。

  走進今年4月投入使用的縉云縣人民醫院,只見院前廣場開闊大氣、門診大樓整潔明亮、住院大樓設施先進。這一投資7.5億元、占地185畝、歷時4年多建成的新院區,無論是基礎設施、規模空間,還是醫療設備、就醫環境,均居全省甚至全國縣級醫院前列。

  “‘硬實力’好辦,‘軟實力’難辦啊。”縉云縣人民醫院副院長褚衛濤感慨,盡管醫院環境有了大幅提升,但很多年輕人,特別是有能力、高層次的醫學院校畢業生依舊不愿意來基層。

  “根據原先規劃,搬到新院區后,放射影像科應有人員25人,但現在我們只有診斷醫生6名,在崗專技醫生5名。”放射影像科副主任陳志偉臉上滿是疲憊與惆悵,眼下,核磁共振機房從早上8時運轉至晚上10時,全科室平均每天處理CT影像超過270例、X光片100余例,“等新的DSA機器一來,一個人掰成兩半都不夠用”。

   

  縉云縣人民醫院醫生在工作中。浙江新聞客戶端通訊員 何麗 攝

  招人,是頭等大事。但基層醫院待遇偏低由來已久。縉云縣中醫院副院長朱華英告訴記者,目前鄉鎮衛生院、縣級醫院大多被納入公共衛生服務系統,醫務人員薪資由財政撥款補貼,新進醫生年薪10萬元上下,“一路從本科讀到碩士、甚至博士的醫學生,馬上面臨成家立業、負擔購房、孩子教育等壓力,我們這樣的醫院,根本不在他們考慮范圍內”。

  由于地處山區、交通不便,生活、娛樂、教育不如城市便利,招同樣的人才需付出更多心力、物力、財力。2017年以來,隨著“搶人大戰”升溫,各地紛紛出臺人才專項政策,山區縣市醫療機構引才壓力劇增。

  為此,山區縣醫院頻頻“出招”。例如,將醫院臨床、兒科等緊缺專業人才學歷要求放寬至專科,年齡要求放寬到40周歲以下,甚至到江西、湖北、湖南等地開辟“綠色通道”定向招錄,但招聘情況并不樂觀。

  “1992年之后,再沒有一位浙江大學醫學院學生入職。”褚衛濤說,每年的招聘季對于他們就是一場考驗,“縣級醫院一起擺攤,杭嘉湖甬地區門庭若市,連民營醫院也能收到一疊簡歷,而我們但凡有全日制本科生愿意問詢,都要高興半天。”

  數據顯示,2019年,縉云基層醫療機構醫生招聘,因報名人數不足核減6個崗位。麗水市直醫療單位計劃招聘205名衛技人員,實際僅招聘113名,核減比例超過40%。

   

  流失率居高不下    

  骨干醫生的流失,讓醫院很無奈 

  更讓人焦慮的是居高不下的人才流失率。千辛萬苦引進的人才,還沒干兩年,就要走了。

  遂昌縣人民醫院近來就卷入了兩起民事官司中。2015年入職的新醫生,當年底便被送到了杭州、麗水的省市級醫院進行規范化培訓。按照協議,3年規培結束后,他們應回到縣城服務滿5年。醫院滿心期待,安排了帶教老師,劃出了新診室。

  沒想到,兩名醫生先后違約,一位考上浙江中醫藥大學研究生,想往省城走,一位因家庭原因、購房壓力等,要回老家去。“年輕人的選擇,我們要尊重,但作為院方,真的很無奈。”遂昌縣人民醫院院長巫智強說,“先不說每人每年規培費用至少10萬元,關鍵是人一走,兩個科室發展計劃全被打亂,只能從頭來過。”

  若說規培生違約造成的空缺,基層醫院還能勉力補上。近年來,骨干醫生的流失,更是讓醫院“苦不堪言”。

  今年,青田二院內科住院部兩名醫生雙雙離職。原本6個人運轉的科室,只能靠4個人撐著,每隔四五天必須輪值一次24小時大夜班。“這些年離開的20多名醫生,我們大多已經培養了10余年,正是35歲左右年紀、能夠獨立看診的中堅力量。”程伯溪告訴記者,這意味著,內科、骨科、兒科、產科等臨床科室,未來幾年都將面臨“青黃不接”的困境。

  基層醫院眼前只剩兩條路:一是返聘,但只能救急,不可持續;二是招人,但新人難招,即使有人愿意來,從大學畢業培養到能夠獨當一面,至少需要七八年。“到那時,他們有了能力,又要走了。”朱華英不知道,這樣的“惡性循環”什么時候結束,有時她不得不安慰自己,“就當為國家培養人才吧”。

  9月初,縉云縣中醫院近年引進的五六名碩士研究生,連最后一位也辭職了。5年來,縉云縣衛生系統共流失52名衛技人員。遂昌縣累計流失醫療骨干人才46人,包括引進后流失15人。麗水市直醫院專業技術人員調出、解聘共計716人,其中中、高級職稱人數165人,占比23%。

  在麗水市人民醫院,記者遇到了前些年從云和人民醫院辭職的年輕醫生李標。談到為何放棄編制、義無反顧也要到市里來,李標覺得,關鍵還是看平臺,“醫生也算是個技術工種,水平提升依靠的是反復練習、不斷嘗試,市級醫院一天做3臺手術,在縣里可能一天就1臺,一兩年看不出來,過三五年能力完全不在一個檔次了。”

  “無論是中、高級職稱評選比例,還是醫院設備、器械采購都得按二甲醫院、三甲醫院等標準進行。”在青田縣中醫院黨委書記程建崇看來,這些因素正將縣級醫院與省、市級醫院的差距越拉越大。

  “上級醫院根本不用來挖,只要將門敞開,把平臺做大,年輕人擠破頭也要進去。”他說。

   

 

   

  景寧縣人民醫院新舊院區。浙江新聞客戶端通訊員 陳樂冰 徐麗雅 攝

  百姓看病向上跑 

  將心比心,誰都想要更優質的醫療服務 

  高層次人才引進難、骨干醫生留不住,帶來的后果還在進一步顯現。

  據了解,截至2018年底,衢州鄉村衛技人員1113人,60歲以上人員為602人,占比超過50%。舟山共有基層醫護人員1606人,副主任醫師及以上僅77人,占比不足5%。縉云411名編內基層醫療衛生人員中,執業(助理)醫師僅188人,注冊護士95人。景寧21家鄉鎮衛生院,具有衛生高級專業技術職稱的僅5人。

  今年4月剛從浙大二院消化內科到遂昌縣人民醫院掛職副院長的陳佳敏為眼前的場景詫異,“全院只有兩位醫生會做胃腸鏡,內一科主任做到頸椎出了問題,內鏡下治療這些手術根本無法開展。”

  沒有好醫生,基層醫院發展無從談起。但眼下,醫務人員結構老齡化、診斷手術能力偏低的狀況,正在制約縣域醫療服務水平提升和省、市、縣、鄉鎮四級分級診療制度完善。

  “將心比心,誰都想看更高水平的醫生。”青田縣衛健委相關負責人說,通過“雙下沉、兩提升”“省縣醫聯體”建設等,縣域醫療人才緊缺狀況得到一定緩解,但醫療服務水平提升速度仍趕不上老百姓對優質醫療服務的需求,并且隨著山區縣交通條件、經濟水平提升,病人往麗水、杭州、上海走的趨勢越發明顯。

  僅以常住人口計算,2018年底青田縣域就診率達到86%左右。按照每年提升1至2個百分點測算,到2020年將很難實現省里確定的縣域就診率90%的目標。除青田外,遂昌、縉云、景寧等地均表示“壓力山大”。

  與之形成鮮明對比的,是省市級醫院的“人潮涌動”。麗水市中心醫院,按照三級甲等醫院規定,核定床位1000多張,但因病人逐年增多,目前實際開放床位達到1654張,幾乎每個科室病房都需加床。2018年,門急診人次相比2017年增加24.2萬人,出院人次增加6770人,手術臺次增加4747臺。

  為此,兩年多來,該院先后啟動內科大樓、急診中心大樓建設計劃。其中,內科大樓于2020年底投入使用,屆時將拆除原內科1、2號樓,床位規模增加至700張,并增設老年重癥及康復床位300張。

  記者查閱資料發現,2015年以來,衢州市人民醫院、麗水市人民醫院等市級醫院,浙大一院、浙大二院等省級醫院,均發布了建設新院區、新大樓規劃,部分已建成,并投入使用。基于不斷擴張的醫院規模,上級醫院對醫療人才的需求同步增大。

  “人才招聘從省到市一級級‘截流’,骨干醫生又一層層向上‘虹吸’,這兩年縣里有苦說不出。”麗水市衛健委相關負責人告訴記者,盡管中央、省里在政策層面多次要求各地控制公立醫院規模過快擴張,合理控制公立綜合性醫院數量和規模,但由于缺少明確范圍,各地落實過程中標準并不完全一致。

  “當前,城市化仍是主要趨勢,老齡化、二孩政策也帶來更多醫療需求。”麗水市中心醫院院長韋鐵民說,雖然同是公立醫院,但鄉鎮衛生院是縣財政全額撥款,縣級醫院屬于差額補貼單位,市級醫院幾乎沒有任何補貼,需自負盈虧,“老百姓有需求,我們也要顧及3000多名員工的薪酬問題,病人來了,從情理上說也不可能再推回縣里。”

  從鄉鎮到縣里,再到市里,各有難處。基層醫院優質醫療人才引不進、留不住,暴露出醫療衛生事業發展中哪些深層次問題?當前又能否通過醫療改革,優化調整醫療人才布局,從而保障山區老百姓能夠享受更優質的醫療服務?請看調查下篇。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