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榜”中國民企500強榜單 浙企的榮耀與壓力

數量連續21年蟬聯全國第一,從中國民企500強榜單看浙企。

世界浙商網訊2019-10-16 09:25:00來源:浙江日報作者:

   

   

  92家浙江企業榮登榜單,連續21年蟬聯上榜企業數量第一,這是日前舉行的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發布會上浙企取得的成績。同時發布的還有2019“中國民營企業制造業500強”榜單、“服務業100強”榜單,浙江分別有94家、7家企業上榜。

  作為連續多年發布的榜單,每年的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都備受關注。記者觀察今年的榜單發現,一方面是不斷提高的入圍門檻,另一方面是小幅下降的盈利能力;一方面是減稅降費利好,另一方面是高企的生產成本。光鮮與榮耀背后,民企500強面臨的壓力和挑戰在增大。作為中國民營經濟的重要發祥地,浙江民企又面臨著怎樣的發展態勢?記者深入各地企業采訪,試圖勾勒出入圍中國民企500強榜單浙企的另一面。

  緊迫感在增強—— 

  數量第一追兵漸近 

  連續21年上榜企業數量第一!用“霸榜”來形容浙江民營企業并不為過。

  但浙江人這次明顯有了緊迫感。省級經濟部門一位干部坦言:“入圍企業數量變少,加上連續沒有浙江民企進入榜單前十,都讓我們感到激烈的競爭壓力。”“焦慮”溢于言表。

   

  

  梳理榜單可以發現,近4年中國民企500強:2017年為120.52億元,較2016年增加了18.77億元;2018年入圍門檻為156.84億元,比2017年提高了36.32億元;2019年達到185.86億元,比上年又提高了29.02億元。

  從縱向看,入圍浙企從2014年的138家到今年的92家,數量呈現下降趨勢。

  從橫向看,盡管浙江從榜單發布至今牢牢占據數量第一的位置,但追兵漸近。浙江與江蘇(今年83家入圍)、山東(今年61家企業入圍)、廣東(今年60家企業入圍)等沿海省份“你追我趕”的競爭態勢更趨激烈,河北省今年也有33家企業入圍,成為浙蘇魯粵之后的新秀,顯示京津冀及雄安新區的民企正在發力。

  此外,榜單的前十名沒有浙江民企的身影。而此前,吉利控股集團曾多年躋身前十。今年,吉利控股集團列第11位,其2018年營收為3285.21億元,較上一年猛增500億元,排名卻沒有上升,當然這其中有海航集團重新申報(上一年度未申報)進入前十等因素。

  入圍中國民營企業500強對浙江民企來說是一場長期競技賽。有專家分析,對標華為等一流企業,浙江民企還是有不小的差距。作為民營經濟大省,浙江尚缺乏類似華為的技術領軍型企業、也缺乏類似聯想的規模領軍型企業,浙江民企群在核心競爭力更強、市場話語權更強上,還需更上一層樓。

  名次升降還折射浙江民營企業的另一個深層次變化。盡管入圍企業數量下降,但質量卻大幅上升。此外資源消耗大、附加值低、不符合浙江比較優勢的產業比重下降;數字經濟、智能制造等新技術應用企業上升較快。這背后是近年浙江產業結構的持續調整和優化。數字經濟等新業態正在崛起,而這些成長性良好的企業往往“小而美”,短期內要達到按營收來排名的民企500強門檻還有較大難度,但未來可期。

  不努力就出局—— 

  增強核心競爭力 

  超威集團是榜單上的老面孔,該公司副總裁楊元玲告訴記者,公司根據經濟發展形勢不斷調整優化產業布局,近年來主業表現非常不錯。“現在有些企業涉足的產業過多,投入的新項目太多,每一個新項目都意味著一定的孵化培育期,這期間產生的利潤可能很少甚至處于虧損狀態。”楊元玲認為,多元化擴張容易銷蝕利潤,還容易造成資金鏈斷裂、現金流枯竭,浙江民企更應專注于主業。

  和超威等居于民企500強榜單前列的企業不同,浙江不少處于后100位(第401-500位)的上榜企業成為了近幾年落榜量最多的成員,入圍門檻大幅提高,自然導致這些排名靠后的企業滑出榜單。例如,位于諸暨店口的某知名企業,2017年度排名第470位,但隨后便被擠出榜單。從2014年的138家入圍企業到今年的92家,跌出榜單的浙江民企中出事的是少數,更多的是排名靠后的企業。這說明,對于以中小企業為主的浙江民企,在做優的同時如何做大做強始終是發展中面臨的一個課題。

  一位參加今年中國民企500強發布會的浙江企業負責人驚訝地發現企業的排名下降了二三十位,而事實上企業去年的營收還增加了幾億元。他告訴記者:“入圍的門檻越來越高,大家都在發展,競爭壓力很大,如果我們不努力就會往下掉。”

  從榜單可以發現,入圍500強的浙江民營企業,以實體經濟為主,共同特點是聚焦實業、做精主業,堅持創新,不斷提高核心競爭力,同時主動參與國家重大戰略,在推動浙江經濟高質量發展中發揮了獨特作用。值得一提的是,民營企業500強研發人員占比、研發強度兩項指標整體均呈上漲趨勢,華為投資控股有限公司和吉利控股集團有限公司研發投入位居第一、第二位,分別達1015.09億元和210.33億元。調研分析報告顯示,計算機、通信和其他電子設備制造業,汽車制造業,互聯網和相關服務,電氣機械和器材制造業等技術密集型行業在創新能力方面表現突出。

  全國工商聯的一份報告顯示,沒有掌握核心技術的民企抵御風險的能力偏低。這份報告稱,當前民營企業在關鍵領域被卡脖子的問題依然突出,核心技術受制于人的現象還有不少,要下決心下大力氣攻克一些前瞻性技術、顛覆性技術,搶抓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機遇,通過不斷增強企業的核心競爭力,逐步邁向行業頂端和世界前列,努力成為全球產業鏈上的領軍企業。

   

  天能集團堅持綠色發展,持續穩健增長,從一家名不見經傳的小公司成長為排名民營企業500強第30位的企業集團。特別是最近3年,公司營收年復合增長17%,利潤年復合增長13%。

  應對利潤變薄—— 

  多措并舉創新轉型 

  風光榮登500強,背后也有自己的苦惱。特別是去年以來,民營企業遭遇了一些困難。利潤變薄也是不少浙江民企這幾年來的共同感受。

  調查顯示,對中國民營企業500強企業來說,融資成本、原材料成本、稅費負擔依然是影響發展最大的3項成本,生產成本高企進一步壓縮了企業的利潤空間。今年民企500強營業收入增幅、稅后凈利潤增幅,比上年分別下降9.99%和21.63%;民營企業制造業500強營業收入增幅、稅后凈利潤增幅,比上年分別下降11.98和38.56個百分點。

  “對于融資難融資貴的老大難問題,從中央到地方,從監管部門到金融機構,相關政策舉措密集出臺,取得了一定的成效,但是要從根本上解決這一問題則是一項長期而極具挑戰的課題。”正泰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南存輝表示,民營企業做大做強必須得到金融支持,正泰集團也經歷過“融資難、融資貴”的困擾。南存輝認為,解決這個難題要打組合拳,要優化投資稅收引導政策,借助資本市場直接融資,建設信用體系壓低風險溢出及鼓勵科技創新降低金融服務成本,并且建立長效機制。

  面對原材料成本不斷提高的困局,浙江很多民企通過“數字經濟”一號工程巧解難題,從機器換人到數字經濟,在數字產業化、產業數字化上做足文章,通過不斷降低工資性支出、提高產品附加值等方法,實現自身跨越。從上榜浙企來看,無論是大華這樣的硬核數字經濟企業,還是網易這樣的互聯網服務企業,再是富通集團這樣的計算機通信電子設備生產企業,以及紅獅控股集團這樣經過數字化、智能化改造的傳統行業企業,都讓我們看到了數字經濟的巨大紅利。

  稅費負擔到底有沒有降下來?新鳳鳴集團財務人員算了筆賬:集團享受的研發費用加計扣除優惠逐年增長,尤其是從2018年起,研發費用加計扣除的比例從50%提高到了75%,優惠力度更大;2017年集團享受了研發費用加計扣除1235萬元,2018年享受了2322萬元,預計2019年將享受更多優惠。得益于稅收優惠,企業不斷投入研發,大力加強創新,將實體經濟轉型與人工智能發展相結合,堅定走先進制造業發展之路。像新鳳鳴這樣不斷加大研發投入的浙江民企已越來越多。

  在采訪中不少專家也指出,在看到成績的同時,我們也應清醒地認識到所面臨的挑戰。相信隨著國家稅收、金融等系列財政、貨幣政策效應的持續釋放,浙江的民營企業一定能實現穩步發展。

  【記者手記】 

  民企做大更要做強 

  中國民營企業500強榜單,浙江入圍企業數量連續21年蟬聯第一,總體上看浙江民企依然走在全國前列。榮登榜單是一件喜事,但對浙江民營企業來說更應該成為一種鞭策。

  市場風云變幻,榜單年年都在變。從歷年的榜單可以看出,近年來浙江入圍企業數量有所減少。如果我們把時間維度再拉長,早年浙企上榜數量曾一度超過200家,連續回落并不是說浙商不行了,而是浙商憑著一股子闖勁在改革開放后獲得了第一輪發展,經濟進入新常態之后先發優勢已經不復存在,因此入圍數量出現回調仍屬正常。但是追兵日近,長三角、珠三角、環渤海等區域民營經濟活力迸發,追趕之勢明顯。

  榜單是按照上一年的營收來排名的,某種意義上是“500大”,過去傳統制造業企業在銷售額方面往往占優勢,而隨著經濟結構的調整和優化,數字經濟等新業態正在崛起。上榜浙企也讓我們看到了浙江數字經濟的強大動能。

  比規模更重要的是質量的提升。對浙江民企來說,不僅僅要做大,更要做強,唯有做大且做強才能提高抵御風險的能力。當今世界,企業面臨的外部風險挑戰日趨增多,如果沒有練好內功往往就難以應付外部挑戰。隨著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不斷深入推進,民營企業迎來新的調整期,資源驅動型企業的發展空間正在收窄。對于浙江的民營企業而言,更要心無旁騖創新創業,聚焦實業、做精主業,不斷提高核心競爭力,在推動浙江經濟高質量發展中發揮更大作用。

 

 

  

浙商傳媒運營   備案號:浙ICP備05021105號-2   客服熱線:0571-85310626

加拿大快乐8开奖网址